‌·

徒步穿越 自然深处的治愈之旅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11月26日        版次:16    作者:李尚

涉水。

山间彩虹。

雪中穿越。

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治愈现代城市生活压力带来的疲惫和焦虑,那一定是逃离城市,山川河流、星辰大海才是人们的向往。对此,银川徒步穿越爱好者大元儿深有体会,从最开始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到后来把假期都交付给深山,她觉得这是最好的生活。

NO.1 行至深处自有美景

“我舅舅喜欢玩户外,以前他老叫我一起去,我是死活都不去,心想那光秃秃的山有啥好玩的,但其实户外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大元儿说,架不住舅舅一次次叫她,2018年夏天,她跟着舅舅去滚钟口爬了一次山,不得不说,那里是“真香”,夏天的贺兰山不仅绿意成片,还有丰富的水源,自然的环境让人感觉特别惬意放松。尽管爬了一天山精疲力尽,但玩得很开心。

“山的深处真的有意想不到的东西。”大元儿说,就拿她最熟悉的贺兰山来说,深山里有原始森林,有大草甸,走在山里不时能遇到松鼠、岩羊。即便是冬天树叶凋零的时候,山里还是有很多美景,“深山里的森林还是绿的,是那种幽深苍翠的绿色,草甸覆盖着地面,满地金黄。如果是雪后进山,还有雾凇、云海。”大元儿说,今年冬季初雪,若不是疫情,她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美景。

NO.2 越走越远,越背越重

跟着舅舅回来后,大元儿就开始玩户外,有时候每周都得爬一次山,她的行程越走越远,随身带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慢慢就变成一名重装穿越者。

记得第一次穿越贺兰山,早上5点从滚钟口出发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又返回,20多个小时里,她和同行的伙伴们走完了一条环线。夏天的贺兰山里也很热,爬山更是免不了出汗,那次光是水和食物就背了20多斤,好在途中重量一点点在减少,到后面就轻松一点了。

“那次背包还不算特别重,后来我们去了祁连山,一个人就要背40多斤的东西。”大元儿说,2019年她去了两次祁连山,高海拔地区加上重装穿越,那酸爽可想而知,“在山上呼吸困难,每一步都特别累,走上十几步就迈不开腿了。”白天走得很累,晚上也不一定能休息好,有一次大元儿有高原反应,头很疼,晚上本想好好睡一觉,半夜感觉自己的帐篷越睡越小,清醒后才发现山里下起了大雪,把帐篷淹没了一半。

NO.3 大自然拥有治愈的能量

这几年大元儿登上过很多山,秦岭主峰太白山上奇峰林立有很多神话传说,甘南的扎尕那如仙境一般宁静美好;她也穿越过沙漠,在冬季的沙漠里滑冰······每个地方都有不同于别处的景观,让人难忘,让人向往。“每次回来的时候是真的累,腿酸得都动不了,想着下回再也不去了,可还是抵不住大自然的诱惑。”大元儿说,那么辛苦,都是为了回头时的那一瞥,奇妙的视角,不一样的景观,感觉什么都值了。

“你只有走出去才能看见这么多美好的东西。”大元儿说,自己的工作也是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有时感觉很疲惫。可只要走到大自然的环境中,即便是身体再酸疼,心里也是豁然开朗的。

记者 李尚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