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外星植物”太酷了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11月26日        版次:13    作者:冯元春

布纹球。

哥斯拉。

蓝鲸。

泷雷(右一)。

很多人路过皮具师谢成的工作室,会发现有一个角落,堆满了各种植物。它们看起来小小的,只有极少的品种能辨识,其它则完全辨识不出品种。有些像是从外星飞过来的植物……在这里,谢成和他养育的植物相伴,每一天,体会着植物身上带来的美与力量。

NO.1 咦,外星植物?

谢成是个皮具师,但除了皮具,他热爱很多东西,比如植物、金鱼,还有摇滚乐。他给自己的皮具工作室,布置了一个小角落,专门堆放养殖的植物,并为之狂热。

在这堆植物里,记者看到了一个长着格纹的仙人球,形状像是把碎皮子缝在了仙人球上,“太美了,像复古艺术品,有点不像地球植物。”

谢成解释说,布纹球是多肉植物之中的极品之一,外观像一个有着清晰纹路的篮球,“因为它的纹路非常标准,花纹展现得清晰,有纹理,所以不仅珍贵,还有着非常大的魅力”。

还有一个像巨大的人手,分叉上长着的树叶。谢成介绍说,这叫象牙宫,又称大象的脚,起源于马达加斯加伊萨洛山脉的悬崖和岩石上,“象牙宫可以说是棒槌树属形态最漂亮的品种之一,有点像童话里的树呢。”

聊了一会,谢成总结说,他养的植物,种类复杂且都非常小众,都是些块根类植物,有些是沙生植物。在银川,认识或者养育它们的人不多,但在上海、杭州等地,养殖这种小众植物,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谢成笑言,养了它们才知道,大自然太神奇了,很多植物,完全不在一般人的认知范围内。另一个收获就是,做个像植物一样安安静静的人,挺好。

NO.2 植物有时是一种艺术符号

“养殖这些小众植物的潮流,其实是从日本传过来的。”谢成介绍说,这两年,植物大有重新振兴的趋势,是日本一些潮玩先行者引领起了这股风潮,比如藤原浩等人爱玩块根植物,木村拓哉爱养龙舌兰。然后一些设计师会开始设计并创造属于这些植物的盆,“让植物和盆都成为一种艺术符号。”

“我起初买了几盆沙漠玫瑰,有索马里、索格特拉、哥斯拉等等,后来就越养越多,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又迷上了龙舌兰,为此专门去了一趟日本,店里的那盆好看的龙舌兰姬仁,就是从日本带回来的。

谢成说,在日本,园艺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这样的局面大概也是由于在日本对植物的喜爱,一直扎根于每个爱美之人的心里吧。“它们的园艺基地很小,可能就是两小间玻璃房,但园艺师选育这些植物,会历经十几年的时间,耐心选育最优良的品种,让它们越长越美。”

谢成说,他太喜欢日本的花房了,觉得植物和周围的环境很和谐且非常舒服,还有园艺师对植物的态度,非常尊重。他表示,园艺师是不是把植物卖给对方,是完全看缘分的,“他要和你聊天,要知道你会不会善待它。”

这些小众植物,国内和国外很多爱好者,会用艺术的审美,去特意培养它们。“比如说,列加漆树就可以玩园造型,有些造型有荒野园林的感觉。”

NO.3 乐趣在于研究细节的美

养了一年多这些植物,谢成觉得最大的收获是,自己的性子越来越安静了,给它们晒晒太阳,帮它们浸浸盆,或者和它们说说话,就可以度过整整一天。而乐趣就更多,那些细枝末节的美,都被他看在眼里。

谢成解释说,很多人看一眼这些植物,可能只觉得它特别,但说不上它的来历和出处,也不知道它们的区别。而对谢成来说,这些细微的美与差别,也正是他养殖这些植物的乐趣。

“比方说,惠比须大黑和惠比须笑,从外观上看,可能只是一大一小的差别,但实际上,它们根须上的倒刺,完全不一样。惠比须大黑根上的倒刺,更圆润和饱满。”

还有谢成最爱的龙舌兰,也是有着千差万别的美。“同样是龙舌兰,白鲸的刺是很狂的,姬仁就会稍微内敛一些。养的好的蓝鲸则是蓝绿色的皮,长的是黑刺。”谢成说,这些植物的知识非常繁杂,需要反复耐心去读懂它们。有时候会忘记,但反复温习并记住后,又会觉得很开心。这些,都是研究细节的美,带来的生活小乐趣。

记者 冯元春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