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告知承诺制和“奇葩证明”说再见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04月08日        版次:2    作者:吴戈

近日,银川市某社区工作人员向媒体求助,希望帮忙寻找社区去世老人亲属,处理老人后事。如今,老人亲属找到了,也得到了邻居的佐证,但由于遗嘱缺失,还需要老人家属寻找证明亲属关系的相关材料,才能为老人顺利处理身后事。而银川市将要实行的告知承诺制度,将能极大地简化这一流程。

除了老人身后事以外,告知承诺制度还能应用在其他很多方面,减少办事群众办证多、办事难、多头跑、来回跑等问题。如今,在北京、重庆、浙江等地,都已经实行了以承诺代证明的“告知承诺制度”,只要在办理有关许可登记事项时,以书面形式将法律法规规定证明的义务或者证明条件一次性告知当事人,由申请人书面进行承诺,已经符合这些条件、标准和要求,同时也愿意承担承诺不实的法律责任,行政机关就不再索要证明,直接予以办理。

告知承诺制,瞄准的就是各类“奇葩证明”的生存土壤。其实证明的本意就是在降低由于信息不对称、不全面带来的风险。只不过在以前,这种举证的责任,全部都由办事群众来承担,而现在告知承诺的方式,不仅捋顺了相关部门和办事群众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对身份、资质的查验,也由事前证明,过渡到事中、事后的交叉核验,在起到长期的约束效果的同时,还能大大降低相关部门互相推诿情况的发生概率。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不仅简化了流程,更是重塑了权责的模式。

当然,对于发现承诺不实的情况,也绝不能手软。相关部门不仅要执行撤销行政决定或者予以行政处罚等相应惩戒措施,还要将其纳入信用记录,全面纳入信用记录平台。当然这也需要各地各部门利用好大数据,探索建立申请人诚信档案和虚假承诺的“黑名单”制度,完善“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联合惩戒机制和信用修复、异议处理机制,鼓励和引导失信主体主动纠正违法失信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