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绚烂,以静美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14    作者:本报

有一种树,同门的其他物种都灭绝了,只有它,长命不衰,被称为植物界的活化石。

春回发荣,夏来滋长。它蓬勃的绿,淹没在翠烟碧海里,发不出一声回响。

秋天到了,它以灿然怒放的火焰,从衰败枯黄中脱颖而出,渐渐成为季节的主场。

时光所有的明亮,仿佛都集聚在它的身上。它热情地摇着千把万把小金扇,扇秋光,扇花影,扇鸟鸣,扇内心的壮美山河。

那一意孤行的黄,黄得那么剔透,那么恣意。枝头招摇的,地上飞舞的,都狂妄不谙世事,烂漫近乎放肆。

可也仅需一夜北风,几场冷雨,它就彻底褪下满身的翎羽。那银灰色的枝桠,裸露在风刀霜剑中,凛然沉默,却不失恬然淡静。

行走在校园的银杏路上,脑海里还回放着银杏树的大幅油彩,触目却是如此素淡简静的铅笔素描。

我问自己:你有过绚烂燃烧的季节吗?你能够删繁就简做回纯粹的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