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日礼物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14    作者:白云天(银川)

周五午饭后,平日惯于午睡的女儿,却伏在书桌前,一直窸窸窣窣地忙个不停。小孩子,总是贪玩的。这是我的想法。因担心她下午上课打瞌睡,我便以强硬的口吻命令道:“赶快去睡觉!”

面对我的强势,她无力接招,只能实话实说:“我们班的梅雨菲要过生日了,我想给她做张贺卡……”

“晚上回来再做也不迟呀。”

“可明天就是她的生日……明天是星期六……我星期一才能见到她……”女儿嗫喏着。

噢!七岁的女儿,为了能让好朋友及时收到自己亲手做的贺卡,放弃自己的午睡时间……那一刻,作为一个粗心的父亲,我的心一下被女儿稚嫩而又美好的心灵所感化,那份强硬顷刻间软了、化了。“那爸爸帮你一起做吧……”从我的话中,她似乎听出了一丝默许,便带着顺杆爬的意思,有了几分娇嗔和执拗,只说了一个字:“不!”

也许在潜意识里,她是不希望自己对友情的付出有所替代。只好由着她了。就这样,那天女儿用了整整一中午时间,给她的好朋友做了一张贺卡。贺卡做得很简单:上面由大到小,一环套一环贴着几张用彩色卡纸剪出的桃心,同时还有用汉字和拼音相杂写的祝语。尽管如此,整张贺卡都呈现着孩子所能表达的全部心思。

下午送她去学校的路上,她手里小心翼翼地捏着贺卡,一路蹦蹦跳跳,开心极了。

我问她:“你觉得梅雨菲收到贺卡时会怎样?”“她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那我们再送她一个生日礼物好不好?”

“真的吗?”听到我的提议,女儿高兴得一蹦三尺高,立马拉着我,一路小跑到校门口的文具礼品店里。面对店里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文具和礼品,她顿时慌了神,拿起这个不是,拿起那个也不是——她一时不知该选择哪个,才能表达自己对好朋友的心意。

最终,在我的建议下,她选了一个精致的、粉红色的笔记本。

看着女儿左手捏着贺卡,右手拿着礼物蹦跳着进了校园,我的心也灿烂无比。

傍晚接女儿回家时,刚一出校门,她就迫不及待、眉飞色舞地给我讲述着好朋友收到贺卡和礼物后的表现。她说话的语气,边走边转圈的兴奋劲儿,以及清澈的眸子里散出的夸张和灿烂,仿佛收到礼物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最后,她很认真地对我说:“爸爸,你知道吗,梅雨菲悄悄对我说,‘白紫君,你是我永远永远的好朋友……’”。

看着女儿灿烂的笑脸,回味着她好朋友口中的“永远”和“朋友”,这一切,宛若被阳光点缀的花朵和叶片,在这俗世的辰光里熠熠生辉。回想中午时的情景,我终没有用成人的粗心、武断去对待女儿美好的心灵,作为父亲,我由衷地感动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