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际花开(另一则)

来源:银川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14    作者:熊荟蓉(湖北)

友人送给我的幸福树被偷走后,我惆怅过好一阵子。愚笨如我,竟连小小的一钵幸福也看守不住。

然而,一切都是行云流水。这个秋冬,我得享的却是久违的安宁。

那些银杏树,举着火焰,已燃很久。最后的那几枚铜板,还在叮当作响。

早就妥协了的梧桐树,涛声渐远。那旧纸里的余温心跳,已在雾霭中从容地抹去。

风反复吹。雨反复落。阴冷、潮湿的冬月,眼睛与耳朵,也习惯了零落。

和孩子们一起跑操,经过桂花园。一缕蜜香,缠住了我的脚步。

我看到了一棵还在开花的树,不,是两棵。腊月了,还有两棵桂花树,执着地擎着那一星光亮,拼命地呵出那一段残香,告诉人们,它不是金菊,不是红梅,它是丹桂。

那些小小的花瓣,坐在凉凉的风里。小小的香气,眯在小小的光线里。在它们小小的寂静里,有着小小的明媚。仿佛修行。仿佛一生中不可多得的喜悦。

二三摄氏度的气温,四五级的北风,恰好喂养它的苍绿和浅黄。它们彼此偎依,微微含笑。薄薄的阳光,轻轻印在它的额上。它如此谦卑,连香气,也有了水的形状。

此刻,风在摇。一棵桂花树看着另一棵桂花树,像看着自己的影子,看着流年里不肯萎谢的理想。

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只看到了,这最深的红尘里,灵魂的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