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广抑郁症筛查,直击难点别走过场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9月16日        版次:2    作者:刘薇

在抑郁症患病率不断上升的现实背景下,以筛查作为相对合理的切入点,还是比较有效的举措。方案立出目标、列出重点任务,也从国家层面传递出关注精神健康问题的明确、积极信号。在发现并解决问题这个完整过程中,人们更期待不走过场的认真落实。

为加强抑郁症防治,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近日发文,将大中学生、孕产妇、老年人、高压职业人群视作重点人群,要求各类体检中心提供情绪状态评估项目。

这份《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公布后,大规模筛查的难度、公众对隐私保护与社会歧视的疑虑等,引发大量关注与讨论。

的确,新政落地并不容易。尽管已经指定了标准,而且筛查本身技术难度不大,但上哪儿求助、如何正确科普、初期筛查的方式与人力成本、筛查就诊产生的费用、筛查机构资质以及是否拥有专业心理咨询师,包括城乡差别等,恐非短期内能解决完善。

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广泛体检,也带来一个更受关注的问题:谁会知道我抑郁?隐私怎么保障?

确保信息安全是大规模筛查的必要前提。事实上,对隐私的担忧更多是一种“病耻感”,和社会的歧视有关——因为公众普遍对抑郁症缺乏了解,被发现抑郁,可能就要受到歧视。而现有的筛查手段主要通过问卷,如果填卷人不主动配合,结果会出现偏差。所以,在心理咨询师们看来,测试结论不重要,患者愿不愿意接受咨询更重要。

因此,避免歧视,包含两方面意义:一是保护实际隐私信息。评估结论如何确认、交给谁,都很重要。二是避免患者对自己的歧视,防止他们把自己藏起来或默默离开,甚至以“抑郁症”的视镜去看待并解读生活中的一切。

但不管怎样,在抑郁症患病率不断上升的现实背景下,以筛查作为相对合理的切入点,还是比较有效的举措。方案立出目标、列出重点任务,也从国家层面传递出关注精神健康问题的明确、积极信号。在发现并解决问题这个完整过程中,人们更期待不走过场的认真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