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面积达30多万亩矗立在西边的绿色屏障——

银西防护林,银川“守护神”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8    作者:吴璇

坐49路公交到八一车场,从这里再走1公里多,就可到达西夏区——小口子线的入口处,银西生态防护林管理中心就坐落在这里。

管理中心办公楼所在的地方,被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包围着,走在这里,除了能听到阵阵鸟鸣和偶尔传来的犬吠声外,几乎没有任何噪音。这里的空气比市区里清新许多,尤其是在炎热的夏日,让人感觉很凉爽。

如今,这份凉爽已经传遍银川大地,一道道绿色屏障构建起银西防护林,守护着银川。

垃圾山变公园乱石滩成绿洲

“你肯定想不到,就在2004年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垃圾山吧。”该中心林业管理科科长何洪源指着假山上露出的碎砖块说。

2004年,银川生态防护林管理中心正式成立,刚来到这片地方的时候,每个工作人员几乎都被高耸的垃圾山吓了一跳。“整整将近100亩的地方,全都是堆成山的建筑垃圾,你根本无法想象脏乱差的程度。”何洪源说。

面对这样一番景象,何洪源和他的同事们并没有打退堂鼓,硬是把一座垃圾山变成了假山,接下来又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一步步地改善土壤、种植树木,使其“进化”成一座城市公园。

在银西防护林,像这样的“奇迹”随处可见,沿新小线到110国道,再到云山路,道路两侧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地种植着新疆杨、侧柏、沙枣、蒙古扁桃等植物。

仔细看去,这些树木竟然全长在石头堆里,甚至在不远处还有过去采石遗留下来的废旧矿坑。“沿新小线一路走下去,大约1.2万亩的生态防护林,属于我们中心直接管辖。”该中心主任张风红说。

根据张风红的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单位都流行在这里开垦农场,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单位都将重心转移到自身业务上,就遗留下大大小小40多个废弃农场,这些农场权属不明、无人管理,一度成了脏乱差的代表,再加上采石留下的采石坑,摆在银西防护林工作人员面前的,可以说是一个烂摊子,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何洪源作为一名在林业系统工作近30年的老人,亲自见证了这段岁月。如今,看到满山遍野的树木,他也不禁感慨,倍感欣慰。

想方设法引黄灌溉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想把乱石滩变成防护林,没有水是万万不能的,为了从西干渠把黄河水引上来,十几年来,工作人员们想尽方法。

在云山路两侧,如今还保留着最开始建设的3000立方米的蓄水池,只能满足周围6000亩左右土地的灌溉需求,而且还需要工作人员抬着30多斤重的水管徒步浇水。

到了2011年,该中心在原有的小蓄水池旁边,又建了一个1.65万立方米的蓄水池,初步解决了直管区域1.2万亩土地的用水需求。在这之后,越来越多的蓄水池被建设起来,到如今,银西防护林已经有7个大大小小的蓄水池和泵站,其中储量最大的45万立方米。

蓄水池的建设,使得1.2万亩的防护林有了生命之源,从而更加茁壮地生长起来,而植物的繁盛也引来了野生动物,就在今年1月份,一只马鹿意外闯入45万立方米储量的蓄水库中,不慎滑到在冰面上,银西防护林工作人员联系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协力将它救离冰面,成就了一段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佳话。

如今的银西防护林,一边是种植于上世纪80年代,如今已经成型的天保林,一边是银西防护林管理中心直管的1.2万亩防护林,此外还有贺兰县、永宁县、西夏区各自管理的防护林,林地总面积30多万亩,就如同一座绿色屏障矗立在银川市的西边,守护着这座城市。

就在结束采访准备返程时,张风红在一棵蒙古扁桃树下找到一把种子:“蒙古扁桃特别适合在贫瘠的土地上生长,今年我们把种子种下去,明年应该就能成活了。”顺着她的目光,一株小小的蒙古扁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挺直了腰杆。

记者吴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