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的老冰棍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16    作者:李万虎

吃过午饭,行走在骄阳笼罩的马路上。热情的太阳光耀得人睁不开眼,看到路旁商店门口摆的冰柜,一股清凉涌上心头,同时也勾起了童年老冰棍满满的回忆。

小时候,在烈日炎炎的夏天,村庄里就会来卖老冰棍的小贩。他推着飞鸽牌自行车,车的后座上放着一个装冰棍的木头箱子,为防止冰棍融化,还要在箱子外面蒙一层棉被。他推着自行车从村头到村尾,走村串户地吆喝着悠长的叫卖声:卖冰棍喽,卖冰棍喽。

一听到吆喝声,我和姐姐就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叫住卖冰棍的,害怕他走掉,全然不顾身后母亲的嗔怪。那时候,一个冰棍两毛钱,我和姐姐搜遍口袋,凑齐四毛钱,交给卖冰棍的,痴痴地望着他打开木头盖子,小心翼翼地取出两个冰棍,交到我们手里。

有时候钱不够,我和姐姐就凑钱买一个冰棍分着吃,她一口,我一口,常常因为谁咬多了而争吵,甚至打架。父亲喜欢喝酒,夏天尤其喜欢喝啤酒,喝完的啤酒瓶母亲舍不得扔,收拾起来,堆在柴堆旁边。没钱的时候,我和姐姐就拿啤酒瓶去换冰棍吃。

童年的冰棍,制作工艺简单,花色品种单调,包装简易。一个未封口的塑料袋,套在红色的冰棍上,冰棍的头部有两颗豌豆,冰棍也只是水和白砂糖的混合物,但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

我和姐姐抿着冰棍,任清凉和甜蜜顺着舌尖传遍全身。冰棍渐渐融化,散发出熟悉亲切、沁人心脾的味道。母亲见我们吃得开心,也欣慰地笑起来。但她却从来不吃,说不喜欢。那时候少不更事,以为不喜欢就是真的不喜欢,殊不知,那是母亲舍不得吃,留给我们吃而找的借口。

现在的超市里各类冰饮琳琅满目,各种雪糕包装精美、口味众多,冰棍成了最便宜的物品,大人孩子都很少问津。不过,在我的心中,一直依恋着老冰棍那份清凉甘甜的滋味,它保留着我儿时美好的记忆。

李万虎(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