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花醉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4月17日        版次:24    作者:高文舒

摄影冯元春

近日,中卫香山公园的桃花开了。一株株桃花像娇羞的大姑娘,在微风的吹拂下,一会儿低头,一会儿抬头,其袅袅婷婷的姿态,令人心动不已。

两天后,我又来到香山公园。今日的桃花和前几日有些不同,树梢上的桃花少了许多,树下洒下阵阵花瓣,有的花瓣浮在湖边,静静地随水流走了。此情此景,让我想起《红楼梦》里,宝玉和黛玉不约而同对散落的桃花动了怜惜之情。宝玉将满地的桃花兜起来,抖落到池中,任其飘飘荡荡流出沁芳闸去。而黛玉则担着花锄、挂着花囊、拿着花帚,专门扫了,装在绢袋中,掘了花冢,拿土埋上。这果真是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上学时,我喜欢将桃花夹在日记本里留作纪念,心中对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很是憧憬和向往,希望自己也能在这田园美景里,过着悠哉惬意的生活。“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进入社会,我喜欢用粉色眼影化桃花妆、桃红色的腮红修饰脸型、桃红色的口红涂满嘴唇,并在桃花树下拍美照,心里默默祈祷:期待能交好桃花运,让俩人的感情喜结连理,修成正果。

如今,已为人母的我,依然醉心于桃花。尤其疫情的来临,有些人受到感染,令家庭支离破碎,看到花开花落免不了悲悯万物,触景生情,更让我学会了珍惜当下的生活。有时,我也会买些桃花酒,想象自己在黄药师的桃花岛,一边琴棋书画赏桃花,一边苦练落英掌、弹指神通、玉萧剑法强本领,做个清贫乐道真自在、无牵无挂乐逍遥的活神仙,岂不美哉!

□高文舒(中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