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鸟事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3月26日        版次:24    作者:杨力(四川)

鸟事,本来是一个骂人的词语,也是很多地方的民间俗语,相当于“屁大个事”。《水浒传》第九十回:“戴宗把眼瞅着,肚里寻思道:‘这鸟是个公人,不知甚么鸟事。’”瞿秋白在《乱弹·红罗卜》中有一句:“那可不关他们贵人的鸟事。”,这儿的鸟事,都是不当回事之意。

确实,能把一件事儿,跟毫不沾边的鸟儿扯在一块,只能表明鸟儿太不入法眼,世间万物多了去了,其他事物不惹,偏偏去轻贱鸟儿,可见鸟儿是多么可有可无。

身边有一人,人称郭老,退休后闲来没事,最喜欢去公园遛达。公园很大,树木很多,鸟儿不少,便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或小青年去找鸟儿麻烦。寻常的土坷垃倒罢了,充其量就是吓唬吓唬鸟儿,可恶的是操着弹弓打鸟,经常落下一地羽毛。

这事让郭老见着了,便寻着上前吼骂,小孩子经不起吓唬,转头也就跑了,遇上愣头青扯横,反倒讥讽“关你鸟事”。郭老气得血压飙升,操起荆竹棍就要打人,那阵势根本没把打鸟当鸟事。

隔天郭老扯了一尺红布,找街边裁缝缝一个红袖箍,自己在上面贴三个字“管理员”,天天戴着在公园左三圈右三圈巡查,认真劲不比真的差。时间久了,公园里的人还真把他当管理员了。

那天几个老伙计到公园遛弯,看见郭老正在认真“履职”,不禁都笑了。大伙儿打趣道:“不回去带孙孙,天天戴个红箍子装模作样,真把‘鸟事’当正事干了?”

郭老回敬道:“你们当我做鸟事,这才是为老不尊。”几个老伙计汗颜。小时候,小伙伴们既调皮又不懂事,掏鸟窝,捕鸟儿,没少干缺德事,现在郭老是在帮大家还债。

过了几天,郭老心血来潮了,信手在手机里涂鸦几句,标题是《致麻雀》:

“明白了,我曾用少年的弹弓/打断过它们的家常/幸有一片擦飞的羽毛,从乡村的天空/飘进城里成了书签。

我早已重新做人,长发飘飘/飘一堆乡愁的乱草/请在我头上做窝吧麻雀/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现在,再有人敢说郭老做的是鸟事,他一准和你急。郭老说,“鸟事”是用来骂人的,但他偏偏做的就是爱鸟的事。鸟事不小,得改变观念,别让鸟儿可有可无了。

杨力(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