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食两味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3月24日        版次:16    作者:阿棉(银川)

起风了,风来得有些猛烈,吹得窗棂呼呼作响,窗内的我心淡如水,或许是这数月里宅居,修炼的失了奔跑的习性,在美食的怀里,不再抬眼看窗外。

与美食的交往、与人的交往并无二致,皆是因喜好。有些美食,只是蜻蜓点水而过,似擦肩的路人,如寿司。有些则是常驻舌尖,似老友,如酿皮麻辣烫。

全民宅居的日子里,最渴望在舌尖走一遭的,多半想的都是酿皮。酿皮风刮进了大江南北的厨房里,不是时尚,而是想念,想念那种味道,也想念与老友海阔天空的聚会,还有这世界的喧哗。

先生和我对酿皮的钟爱,不相上下,掠尽全网,在酿皮的诱惑里不知吞咽了多少口水。亲历和面、洗面、蒸酿皮,不仅让舌尖快活一次,还能重温彼此协作的快乐。

一下午,两人挤在窄狭的厨房里,滚开的水,一锣蒸一锣凉却,一锅的面糊,渐堆积成一层层油黄的酿皮。先生自认为讲求细致,要把酿皮蒸得极薄极透明。我几度奔溃,他却又加上了训导:“你最近宅在家里不仅急,还木木的,不能只凭一时的热情。”他絮叨着幼时随姥爷蒸酿皮的点滴,看着那快乐的眼神,酿皮于我是味道,于他则是情怀。

夜半的风,没有停歇的意思,醒来后,再无睡意。忽听得一旁先生在梦呓:“前面有打枪声,你小心点。”我接了句:“我跟在你身后呢。”他翻了个身,不自觉地抖动着,看样子在梦里又带着我奔跑。

“小心”,是先生遇到我后的口头禅,擦桌小心杯子,爬楼梯小心台阶,走路小心井盖。一次傍晚进小区,他在后面连喊着“小心肝”,听得我心颤颤,保安大叔也一脸艳羡地看着我,我正欲回头,抬眼时才看到前面的挡杆。先生的心都是为我的神经大条操碎的,就连梦呓里都是“小心”。

“虽然经常打嘴仗,毕竟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况且我常出现在他梦里。梦外协作的酿皮还是很美味的。”我思忖着,心里有了些暖意。

天开始发白了,有了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