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倚一枝藤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16    作者:耿艳菊

中午遛弯,阳光好,多转了一条胡同,却在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博物馆。那是一所古色古香的二进四合院,前院有几棵古树,一个人也没有,正房和厢房里展示着过去的老物件,很静,却有点沉沉的暮气。

从前院正房的旁边穿过一道月亮门,就是后院。后院很小巧,倒是别有洞天的天地,像个小花园。中间一条弯曲小道,左边种着牡丹和月季,右边是紫藤萝花架。

月季花还在自顾自地开。夏天的时候看到花朵的绚烂觉得理所当然,如今在北方的初冬里月季还在独自守护着花开的美好,这份任性和倔强真是可爱可敬。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地间总有一些美丽的倔强,令我们内心婉转温柔。

最近每次去食堂吃饭,经过红砖楼前面的一排杨树前,树叶在北风中簌簌响,却依旧保持着青青的峥嵘形象,没有一点要老去的迹象。看到它们在初冬的冷气里泰然自若,不禁感慨万千。

牡丹的花期早已过了,牡丹花本身富贵也娇贵,只留着片片大叶子应对接下来的寒凉。好玩的是牡丹丛中不知哪个有心人种了两棵西红柿和两棵辣椒,那是我今年见过的最有诗意的画面了。西红柿的枝叶虽不再像夏天时温润饱满,而红红的小西红柿密密地挂在枝上,稳稳沉沉地十分欢喜。辣椒的枝上亦是红红细细的小辣椒热热闹闹挤在一处,心里顿生一种温暖踏实感。

右边的紫藤萝花架最有意思,明明是藤藤蔓蔓都凋败了,却在凋败里开出紫色的小花来,走近了细看,原来是假花,竟是可以以假乱真的。

这个后院在万物凋零的时节还在努力保持着它的生机,自然吸引了一些人。有几个人坐在月季花旁边的台阶上,耳朵里塞着耳机,沐浴着阳光,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

一年青男子倚着紫藤萝花架看书,神情专注悠闲,很有古意,像从民国里走来的长衫书生。阳光朗朗然洒下来,天地俱静,闲倚一枝藤。

眼前的一切像世外桃源,令人宁静喜悦。这片胡同虽然处在闹市区,它却拥有这样一块宝地,可以给心灵一个小小的余裕。哪怕是中午短短的午休时间,却可以给忙碌的工作、俗世的生活一个美丽的调节。

那天午后,我内心里一直回旋着很喜欢的一句话:“纵然世界嘈杂,美好依然是生活的信仰。”

耿艳菊(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