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柿事如忆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16    作者:张兴祥

我平生第一次吃到的柿饼,是我娘从婚宴上为我带回的,黑黢黢皱巴巴的,看着就不大让人有食欲。问娘是啥,她也不晓得,就只说是好吃呢,让我尝尝看。虽表皮都干透了,撕咬起来跟牛筋似的,但渐次弥漫在嘴里的滋味儿却还是不错,略有些涩,但主要还是甘甜了。

就只两颗,我吃得很精细,差不多半个钟点才咂巴完。当时还琢磨呢——抽巴成这样了还有这等美味,这要是鲜果那还不得把我吃醉?六七岁的年纪,旁的许多事都忘了,唯独柿饼的那味道留在了心上。

十五岁进京求学,长智慧的同时也开眼界了。当年秋天就见了鲜柿子不说,学校后边的山坡上尽是柿子树呢。学长笑我少见多怪,不以为然地说,那玩意儿还不满处都是?想吃的话,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顺带就摘了。

他没吹牛皮。京城西郊的农民也朴实得很,乐得呵地看着我们摘,只要不糟践,随便我们了,倒让我还觉得不好意思呢。不过咱也不贪多,吃两颗得了。

河北籍学友志刚兄跟我说,京冀两地盛产这个,他们老家还有毛栗子呢,下回返校就给我带点儿。我难为情地期待着,也心想:虽说学校的吃食差劲,但报考首都还是不错的。

志刚言出必行,实诚得不行行,给我们拖了半麻袋栗子过来,里边有的连壳斗都未去。那也不碍着我们一通嗨造了,没锅没灶的,就那么剥了壳生吃。志刚兄端坐在上铺,一脸憨厚地笑着。我跟室友说自个儿之前没吃过这些,他们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毕业上班之后,就发现省城的街上也有卖这些的了,甚至连荔枝都有,好像是28块钱一斤,二哥见着就称了一些,带回老家请老人品尝。

爹娘也喜欢吃柿子。父亲一次能连吃五六个。我每次买来都嘱他,多吃一点不打紧,别空腹吃就行。老娘替我惜钱,直道别买了,尝尝就行了。我因势利导地给二老“鼓劲儿”:您二老好好活。这些东西,儿子给您管够了。

这几年间,我和哥哥的牙齿普遍都大不如前,二哥的尤其差点儿。我们哥俩闷头吸溜柿子时,还不忘跟丫头打趣:“嘉宝,老子就喜欢吃个这。”那臭妮“无奈”地回应:“嗯嗯嗯,知道呢,等我挣钱了就给您买。”

清冷时节,就不妨吃几颗柿子,憧憬一下往后的“事事如意”吧。

张兴祥(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