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不落幕的宁夏“大篷车”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09月23日        版次:17    作者:李尚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1949—2019

上世纪80年代,大篷车下乡演出。

第一代流动舞台大篷车。

35年、80万公里、全国27个省(区)、7500场、1200万人次,这些数字是宁夏话剧团“文化大篷车”在送戏下乡这条道路上走出来的。

常年在田间地头为观众们表演,宁夏话剧团作为一个省级院团,被村民们称为“我们自己的剧团”,团里的成员都喜欢这个称呼,因为这是大家用几十年的坚守换来的,每个人身体力行竖起了这面旗帜。

35年不过时的大篷车

陈波是宁夏话剧团舞美制作中心主任,1982年到团里工作,后来也参与到下乡演出的队伍中,经常开车带队的他多年来练就一手好车技,乡间的小路、小门都能挤着开过去。“在我手上,正常行驶,已经开报废了3辆车。”陈波说,这么多年,他记得这个流动舞台一点一滴的变化。

早年的大篷车是一辆旧“解放”改的,演员和家当往里一塞就走了。村民赶集的时候,在人多的地方找块空地,简单收拾一下就开演,颇有点“街头卖艺”的感觉。有热闹场面,大家都围着看。有的人端着饭碗边吃边看,还有的人站得远看不到,就爬到树上坐着。

渐渐地,话剧演出了名堂,也有了政府的支持,剧团的条件也好一些了。“以前那个台子小,还不方便,装台得1个小时,村民都等得着急。现在这个台子有10米,半个小时就装完了。”陈波说,尽管现在农村条件好了,也有自己的舞台,但还是“大篷车”这种流动舞台形式,始终没有过时,不仅设备越来越齐全,服务也越来越周到。

还有3年陈波就退休了,他的职业生涯几乎一直伴随着“大篷车”,自然也受到这种精神的感染,对待村民就像对待家人那样心细。村民站着看演出,一会就累了,他和剧团的党员们就凑钱购置了一批塑料凳子,每次下乡都带着。夏天演出,观众和演员在太阳底下晒得特别难受,他们就干脆拉一大块遮阳棚,让大家在棚里舒舒服服地看话剧。“站好最后一班岗嘛,看咱们的大篷车还缺点啥,想想办法,让它多跑几个村,让村民多看几场好剧。”陈波说。

永远传承的大篷车精神

这个月,宁夏话剧团的“大篷车”开进同心,在下马关一带演出。为了省下一晚的住宿费,演出当天大家才出发,天没亮赶早开车过去,3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就开始装台准备演出。

这次负责带队的是宁夏话剧团演员苏黎,在农村演了几十年话剧,塑造了不少角色,也算是村民们的老熟人。“演了这么多,我喜欢《铁杆庄稼》《梅家小院》那几部戏。”苏黎说,他是1994年从部队来到宁夏话剧团的,随团演出多年,亲眼看到南部山区农村的艰苦条件。《铁杆庄稼》讲的就是在这个穷山沟里,扶贫干部段冬林组织村民外出打工致富的故事。这部话剧于2006年演出400余场,演遍了全区的乡镇,后来还获得了第十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一等奖)、特殊贡献奖,和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等荣誉。“我之所以喜欢这部话剧,不是因为得了多少奖,而是发现村民在看了话剧后,思想观念改变了,愿意走出去挣钱了。”

宁夏话剧团这几十年推出的一系列农村题材话剧,社会效益显著,也让一代话剧人找到价值和方向。而“大篷车”的人员也被很多人赞叹,守着微薄的收入,干了这么一件大事。

“坚守对社会的责任,服务老百姓,是‘大篷车’的传统。放在现代也是有意义的,它引导人怎样去奋斗。”苏黎说,人们始终需要文艺作品,希望“大篷车”不止是一代人的故事。

记者李尚图片由受访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