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稚子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16    作者:张兴祥(银川)

瞻儿一边吸溜着揪面片一边大赞我的手艺。我笑着陪在一旁,不时递给他一张纸巾,小家伙吃得大汗淋漓。

餐后玩积木时,我尽可能地实现着他的创意。他每每感到惊艳,就会仰着小脑袋问我:“爸爸,您是不是什么都会做?”我每每心虚,真想告诉他,其实,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好啊。

吃也吃了,玩也玩了,该学习会儿了吧。他选了一本童谣集让我念,末了又是一声赞:“爸爸您啥字都认识?”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夜读完后,我跟他卧谈。

“瞻儿,你觉得我这个老爸当得如何?”“还行吧。”“啊?那请你讲讲,你觉得我有哪些缺点。”“您的缺点?您让我想想哈。”“但讲无妨。”他有些腼腆似地一笑:“您打我骂我。”“嗯,还有呢?”“您总爱看书。”“这……”“那样您就没法陪我玩了。”“哦。”“还有,您一进门就爱脱光了衣裳。”我忍不住大笑,示意他继续。“最后一点,您总是让我‘过一会儿再吃口香糖’。”

他说的这些,且容我逐条解释一下吧。这打骂呢,确实是有的。一过三岁,他越发皮得可以,有时是我们再怎么苦口婆心他也不听。没奈何,我只得对他“枪炮作响法无声”。我也因此经常自省自警,并盼望着此种情形早日改观。毕竟,无论是作为一个教书匠,还是身为人父,我更愿施予受教者的,是李叔同的鞠躬,而不是“夏木瓜”的戒尺。

“爱看书”这条,无需多说,“我与我周旋久,宁为我。”这任谁他也休想奈何。其后一条,概亦可参照上一条的解释,老夫耐不得拘束,况这是在家里,无碍观瞻,算不得什么。

最后一点,其实也是他小子这一通嘚啵的“重点”。这孩子爱笑,我总担心他误吞口香糖,所以不允他多吃。

对于人家的批评,我虚心接受,坦诚回应。我和妻也表示,本着构建和谐家庭的目的,我们仨都该继续互相监督,互帮互促,共同进步。小家伙对我们的关切表示理解。一句话,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