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碱滩里走出美沙湖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02月11日        版次:10    作者:刘旭卓

今日景色秀丽的沙湖。

柳登旺(右)和时任前进农场党委书记的徐德宝查看小麦生长情况。

基础建设 完成之后,我们就开始想着发展。土地不行,那就改良;技术不行,那就学习。遇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从1957年到上世纪80年代时,当时那片白茫茫的大碱滩,终于彻底变了样。

基础建设

完成之后,我们就开始想着发展。土地不行,那就改良;技术不行,那就学习。遇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从1957年到上世纪80年代时,当时那片白茫茫的大碱滩,终于彻底变了样。

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

1957年,我们开始努力学习种地技术。我们请了当地的农民,还有一些技术人员,从最基本的锄草、施肥和浇水学起。

为了改良土壤,农场请了专家,一次次反复地做试验。最终,实现了“盐碱下去了,排水顺利了,灌面缩小了,单产提高了,总产增加了”的目标。

上世纪60年代之前,前进农场一亩地的水稻打不上200斤,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时,一亩地就能打1000斤水稻了。我们还创下了当地白僵盐碱地的历史最高产量。粮食产量稳定上升了,我们就开始思考,能不能开展多种经营,让职工富起来。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农场决定实施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职工也是干劲十足,我们先后办了粮食加工厂、酒厂、养猪厂等,也开始利用闲置的湖泊养鱼。

布下【迷魂阵】的鱼湖

当时农场决定养鱼的湖,就是现在的沙湖,那时候还没有名字。沙湖的地形就像一个锅底,最低处比前进农场其他地方要低3米多。历史上,贺兰山山洪经常光顾这里,经过长年倾泻,在低洼处就形成了湖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有一年第三排水沟的渠垮了,一夜之间,涌入了极大的水量。

决定养鱼的时候,我们专门抽调了20多人,组成了一个渔业队,负责改造这片湖泊,发展水产养殖。要养鱼,就得有饲料,饲料从哪来呢?当时的这个鱼湖可是没有水草的。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当时农场买了一辆车,负责从永宁县的鹤泉湖拉芦苇,开始大面积种植芦苇。

种芦苇是十分辛苦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渔业队的职工就挽起裤管,站在水里一棵一棵地种植,就这样,这个湖泊最终种下了四五千亩的芦苇,也就是现在人们看到的样子。种芦苇的时候又遇到一个问题,芦苇只能种在浅水区,湖中间3米多深的地方怎么办?而且到了捕鱼的时候,这些水域很难捕捞。

最后我们想了个办法,专门去隆德县拉了好多当地的毛竹,栽在深水区。我们将这些毛竹布成了“迷魂阵”,捕捞的时候,鱼就沿着毛竹形成的水道游过来,堵住一头,就能顺利捕捞了。

建设沙湖旅游区

当鱼湖慢慢地发展到水清鱼肥的时候,我们又萌生出一个念头:能不能在这里发展旅游?1989年8月4日,时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的白立忱同志前来视察。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连绵起伏的沙丘和随风摇曳的芦苇,他不停称赞,我当时就向他提了发展旅游的想法,他连连说好。

当时他问我,这个湖叫啥名字,我说还没起名字呢,你看这里有沙有水,叫啥好呢?他笑着说,那就叫沙湖吧,沙湖这个名字也就是由此而来。当年11月份,自治区召集宁夏旅游局、自治区财政厅和农垦局等单位以及相关专家,召开研讨会商议沙湖发展旅游的可行性,会议一致通过这个设想。1990年3月15日,自治区正式开始建设沙湖旅游风景区。

建设之初有四大任务:修码头、买船只、培训队伍、修行道。我们组织了10个男同志和10个女同志去外地学习导游。到了1990年7月1日,所有的基础建设完成,沙湖旅游区正式开门迎客。

我今年已经88岁了,当年和我一起并肩奋斗的同志,大多都已进入暮年,有些已经离开了。这么多年来,我亲眼看着平罗西大滩那片盐碱地,一步一步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记者 刘旭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