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闺蜜吾师

来源:银川晚报     2018年09月14日        版次:24    作者:马海霞

茶子比我大两岁,我俩发小,一条胡同长大。

她父母都是端铁饭碗,吃公家饭的,从小公主般养着。我则和她恰恰相反,父母地里刨食,忙于为一日三餐奔命,少有闲管我。

茶子家里有辆28的飞鸽自行车,那可是村里唯一一辆小轮自行车,和那些笨重的大金鹿相比,茶子家的小自行车轻巧灵便,所以她早早学会骑车了。

我从小就笨,每天都推着家里的大金鹿到场院里学,胳膊腿儿都磕破了,也没学会。最后还是茶子偷出她家那辆飞鸽自行车,在后面替我扶着后座,慢慢教会我骑车的。

茶子脑子聪明,是班里的学霸,我学习一般,每次遇到不会做的题,茶子都耐心给我讲解。她高我一届,理想是长大了当老师,寒暑假我俩便玩老师学生的游戏,她当老师我当学生,给我提前讲她所学的课程。笨鸟先飞,就这样我由中下游,一点点进步,最终也成了班里考第一的学生。

茶子喜欢阅读,她哥哥有个很大的柜子装满了世界名著,她经常偷拿出来,我们一人一本坐在山坡上看。我想就是因为小时候读的那些课外书让我喜欢上了文学,心底里暗生了作家梦。

每逢我学习生活上遇到挫折,茶子便鼓励我,你不是想当作家吗,感知生活酸甜苦辣,你才能积累素材,才能成为好的作家。

打那以后,每每心里有过不去的坎儿,我便在内心劝自己:权当作家体验生活了,早晚我都会把这些苦难写进文章中,发表了换成钱。

茶子本来就是非农业户口,她的梦想是考大学,而我不同,我想尽快跳出农门,便选择了考中专。但我却意外落榜了,那段时间我非常低落,茶子劝我,你这个成绩虽然中专落榜,但上重点高中却肯定够了,我们可以一起上学,正好有个伴儿,一起考大学。

就这样,我和茶子上学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下午放学一块儿回家。茶子照样当我的小老师,假期便给我讲她所学的课程,对我而言是提前预习,对她则是复习。后来,我俩一前一后考上了大学。后来又相差一年毕业。

工作后的我们有了闲暇时间,一起旅游,一起逛街,一起研究美食,茶子还教我学女红,织毛衣,钩帽子,绣披肩,每次我做坏了,她都耐心帮我拆了,重新手把手教我。后来,茶子嫁人去了上海,我遇到电脑问题,都是她帮我远程解决。

回想一下,我生命中所有新奇的东西都是茶子教会我的,与其说她是个闺蜜,更不如说她是我的老师。

□马海霞(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