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做的豆瓣酱

来源:银川晚报     2018年04月18日        版次:19    作者:门秀峰

总有一种味儿,似和煦的春风,勾起无限回忆。在我心中最柔弱的地方,是关于豆瓣酱的回味。温暖而芬芳。

常常想念父亲,也想念父亲做的豆瓣酱。浸透着满满父爱的豆瓣酱伴我度过美好的少年时代。随着时光飞逝,这种感觉越显弥足珍贵。父亲去世已二十多年了。再也吃不到那微辣微甜的豆瓣酱。我寻遍城市大小超市,所能寻到的再也没了记忆中的味道。

父亲外表粗狂,但做活却十分细心。母亲身体弱,家里许多活也是由父亲来做。做豆瓣酱虽不是重活,但母亲说父亲做的豆瓣酱香,我们也点头称是。父亲也乐得而为。父亲准备做豆瓣酱的食材时,母亲静静坐在旁边也不插手,只是偶尔对父亲笑笑。陪父亲说说话。

父亲从半袋黄豆中一粒一粒捡出滚圆饱满的,半片的残缺的或有虫眼的都不能选。所使用的器皿物件洗净擦干,不留一点水迹。更不能沾上一丁点荤腥。父亲把淘干净的黄豆用水泡两三个小时,然后先用大火煮开,再改用小火煮,直到黄豆熟烂为止。把凉冷后的黄豆倒入坛内。依次放上调料,辣面,小茴香,八角,白糖,倒一点料酒,最后撒上盐。轻轻搅拌均匀,封好盖口,放在僻静的地方。一个月后,就能食用。像美酒越久越香。

做豆瓣酱的过程看似简单,但煮豆的火候,用料的多少,放料的秩序,都是有讲究的。温度要控制得恰到好处。如果先放了盐,就会浸出豆子里的水分,所做的豆瓣酱就没那么嫩软好吃。其它调料也不入味。

父亲做的豆瓣酱,颜色黄亮,清爽,黄豆个个完好,但入口绵柔酥嫩,香辣适口,回味悠长。唇齿间久久留有美妙的味道。

打开坛口时有一股臭臭的味道飘出。但吃起来味道美轮美奂,满嘴留香。在小的时候闻了豆瓣酱的味道我便不想吃,看到父母姐姐吃的可口的样子,我试着尝了一个。那种香辣微甜的味道,使我一子就喜欢上了,争着抢着吃。豆瓣酱可以当小菜吃,就着吃面、吃米饭,喝稀饭时也可以吃,或装一些在口袋里当零食吃。

每年秋后,父亲都照例做一坛豆瓣酱。全家人一直能吃到第二年春天三四月份。也让我端一小碟送给邻居高大伯。高大伯孤身一人,他用手撮几粒,放进扁瘪的嘴里,笑得满脸是皱纹。我上高中时住校,每次走学校时,父亲都装一小瓶豆瓣酱让我拿到学校。在吃饭时,临铺的叶子用小勺舀了几个尝,她的一声尖叫便招来同宿舍其她女生,顷刻间一瓶豆瓣酱被抢吃一空。再拿来时,我便小心藏着,不想还是被一帮馋嘴的女生分享,说禁不起豆瓣酱的味道诱惑。

总有一种味儿,在安适的日子里,被岁月定格成回忆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门秀峰(吴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