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去

来源:银川晚报     2018年04月18日        版次:19    作者:杨恒

今年春天,在小城的闹市区,有两间不起眼的门面挂了一个招牌,牌上有字曰:“读书去”。原来这是一家全天候营业的私人图书馆。

书店面积虽然不大,却设计得温馨紧凑,还提供会员六折的咖啡和奶茶,如此小确幸,初见,我便对小店充满欢喜和期待。但儿子显然不走心,惦记着家中的手机和小区里的伙伴,在书店坐卧不安,离开时更是拒绝借书回家阅读。

如此不可教也,我只得舍命陪君子。每逢周末或假期或闲时,便放下一身繁琐,陪儿子在书店读书,督其不读不归。我也选一书,择一角,独一人,重温读书时光。偶尔观察不远处读书的儿子,凛冽对视,暗流涌动。

书店中人,均轻手轻脚,无人大声喧哗。有年轻的妈妈陪着幼儿看绘本,轻声地阅读着;有小朋友三五成群小声讨论着什么,有临窗深读的少年,有安然静思的少女,无声之中,打开一扇扇通往世界的门,画面太美,时光静好。

有一次,我被邻座的小男孩吸引,他不时发出一阵压抑的笑声,浑身颤抖,他十岁左右的样子,双手捧一本我不知其名的漫画书,看到兴奋处便手舞足蹈,忘乎所以,如入无人之境……那些看似初中和高中的学生们,自带学习姿势,他们安居一隅,静如处子;在阅读人群中,也有中老年读者,虽然为数不多,但沉静的状态令人难忘。特别是一个女同志,印象深刻。她大约五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皮肤粗糙,衣着朴素,一副农村妇女打扮,风尘仆仆,辨不出颜色的布鞋上常常沾着泥巴。脚旁还依放着一个布兜子。她读书的样子和衣着与整个书店的氛围格格不入,却令人感动。我想起了那位登顶《中国诗词大会》的外卖小哥,纵使身处困境,依然不忘仰望星空,阅读之美,令众生平等。

这些难得读书的中老年人,大部分是陪读家长,可谁又能说,这种难得的陪读,不是一种互相成全呢?人生如果能够重来,悔不当初,谁还会辜负自己的读书岁月呢?陪读于我渐渐发生质变,儿子已经能够自觉读书,而且每次都积极借阅,阅读渐入佳境。而我,依然读书去,不为儿子,只为自己。

□杨恒(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