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悠远历史里的宁夏地毯

来源:银川日报     2021年03月17日        版次:7    作者:郑文著

1937年6月拍摄的宁夏地毯加工。

1942年11月拍摄的银川某地毯加工厂。

19世纪后期,在如今能够检索到的欧洲报刊中,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种被上流社会争相追逐的来自东方的编织物——宁夏地毯(当时的宁夏即今银川)。这是历史中神秘而遥远东方的宁夏被西方广为认知的一次传播,且影响至今。即使在今日西方主流购物网站或古物交流网站中,清末的宁夏地毯仍旧层出不穷,足见彼时宁夏地毯贸易数量之庞大。

不过,在这些网站中呈现的清代宁夏地毯,有一些从配色到纹饰都明显不符合中国传统风格,这些地毯有可能是根据订货方要求而设计的专供外销的地毯。在明清外销瓷器中,就存在大量器型与纹饰都趋向欧洲文化色彩的瓷器,如带郁金香纹饰甚至古城堡图案的“克拉克瓷”。

在如今能够查证的近代探险史中,第一位来到银川并记录宁夏地毯的探险者,是美国人洛克希尔:

“(1892年)1月17日。我参观了几家地毯工厂,几个世纪以来,宁夏一直以这种编织物的加工而闻名。编织地毯的羊毛大多来自蒙古,每个制造商都可以为羊毛染色,但我发现很难获得关于着色染料的来源和性质的准确信息……我参观了一些工厂(这座城市有16家地毯加工工厂),我们发现其中大多数工厂都有6台到10台织机。织机,是原始的形式,垂直布置,通过两个轧辊控制经纱,纬纱不借助任何工具在两条经纱之间穿过。地毯编织者面前并没有任何形式的图案(图样),但他们在不借助任何图案样式帮助的前提下、不经片刻的犹豫,便能编织出复杂且最具品位的设计。我发现许多制造商都在模仿欧洲地毯上司空见惯的图案,这是为了完成来自欧洲的订单。”(本文作者译)

此处引用洛克希尔书中于银川的见闻叙述,因为这是目前发现的第一位于清末在银川实地考察地毯加工业的西方人的文字描述,也较为详细记录了彼时银川地毯加工的形式与状况,颇为珍贵。当然洛克希尔的叙述也存在走马观花的理解性差池。而此段文字也印证了前文关于外销地毯风格款式根据定制要求而设计的猜测。遗憾的是,我寻遍几乎所有洛克希尔关于这次行程的书籍、考察报告等等,甚至联系收藏洛克希尔考察资料及影像的博物馆,却都没有发现地毯加工的相关影像,也没能找到银川环节的影像。我会继续追寻,惟望历史的奇迹会于未来尽现。

这组拍摄于1942年11月的宁夏地毯加工工厂景象,相距洛克希尔1892年抵达银川已整整半个世纪。但洛克希尔所描绘的情景依旧于影像中跃然而出,这是我们的历史,而影像里儿童手中编织出的凝结传统与文化的艺术品,或许也是宁夏制造第一次开创性地走向世界……

洛克希尔之后,还有很多探险者曾记录甚至于万里迢迢的行程中特地购买过宁夏地毯。如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的学生泰费尔,而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虽然没有来过银川,但亦于书中显摆过他在定远营购买的宁夏地毯。

民国年间,许多西方人曾于银川拍摄过地毯加工业的情景,如美国传教士毕敬士1936年6月5日于银川所拍摄的地毯加工,而毕敬士还特地在这家地毯厂购买了两条地毯。上图则为1937年6月另一位美国记者在银川拍摄的地毯加工过程。该毯纹饰为竹子与仙鹤,这种传统纹饰寓意“鹤报平安“(竹意爆竹,报谐爆音)。

但这幅影像中地毯皆为小长方形且右下角或左下角明显刻意而为的缺口(甚至纹饰图案都与这缺口对应)。这种款式的地毯何以预留缺口、究竟作何用途?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有了解百年前宁夏地毯制式的读者能够予以解析。

远去的历史已逐渐模糊,可能今天的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年的宁夏地毯,曾让“宁夏”这个名字,闻名于彼时国人心目中遥远而陌生的海外。从这一方方凝结着宁夏人民智慧与创造力的精美地毯上,我们可以品味出匠心之优美,感受到历史之悠扬。

郑文著/文 图片由作者郑文著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