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栗将军教我看地形

来源:银川日报     2021年03月17日        版次:7    作者:沈克尼

粟戎生将军(左)与本文作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24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粟戎生中将,久经沙场,更得其父粟裕大将的真传。我每次应邀给部队院校讲课,其要点都会与粟戎生将军交流,并听取他的意见再去讲。如《我国军事地形学的起源及发展》,我从袁世凱小站练兵和北洋武备学堂的《地形学教程》开始,一直讲到我军1962年《军事地形学》基准教材修改版止。述及保定、黄埔军校,红军大学、抗大等院校的地形教育,以及我国地形学受日本、苏联的影响等。同时课件中穿插了我少年时抄录的《军事地形学》教材的笔记,和年轻时军事建议所附的某阵地障碍物伪装,某山地盛行风与防化等要图。是为地方干部《军事地形学》学习、应用和研究的简要历程。

与粟戎生中将长谈,他回忆起在第65集团军193师步兵第579团当排长、连长时,每逢节假日在前线坑道值班,并问我见过连的防御支撑点吗?我想起1979年5月份写的文章《谈步兵连野战防御的阵地体系》。文章回顾二战以来,苏军野战条令和学术文章对防御支撑点与堑壕和交通壕体系优劣的争论,以及我军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我认为不能脱离地形条件讲阵地体系,而应是以支撑点为基础,以堑壕和交通壕相连接的阵地体系,是两种体系优点的结合,文章洋洋洒洒2000余字。记得此文似乎是看到当年《军学通讯》里军事科学院的董明瑞一篇《关于阵地体系问题》文章的感言。那时我这种地方毛头小子的观点,肯定是无法发表的。今天再看,40年前的文章有些幼稚,但是一种成长的见证!

牛年正月初一。我向具有实战经验、当过集团军军长的粟戎生将军提出请他给我这个预备役军事干部讲讲战场勘察,即如何看地形。粟将军从父亲粟裕大将,对他如何养成看地形的习惯的教导开场:

“我是从地空导弹部队调来的,那个部队是打飞机的,平时关注天空不关注地面,所以没有养成看地图研究地形的习惯。有一次我休假,到家了父亲问我怎么回来的?我说坐夜间的火车,睡一觉正好到家。父亲立刻骂了我一句:懒蛋!这么好的机会不看地形。我这才意识到,军人要想打好仗,就必须关注地形。这是我父亲这个老军人战斗经验的积累。以后我就非常注意这个问题。那个时候在连队一般是看不到地图的,我就到实地直接看。无论部队驻防在哪里,我都会抓紧时间把周围的山水转着看看,思考如果有情况应该怎么处置,有山洞也钻进去看看,看有没有利用价值,外出也不再坐夜车,白天坐车也不睡觉,注意看沿途的地形。”

接下来,粟将军讲述他对战场勘察的实战体会。牛年的第一天,于我就这样开始了!

回想起来我去粟将军家拜会总是在冬季。每次汇报完毕,年届八十高龄的将军总是要送我出家门和院门,直至挥手看我们的车离去。将军的母亲楚青讲,送客人出家门是粟裕的家风。我嘱孩儿谨记!

沈克尼/文 配图由作者沈克尼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