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点有用的东西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7月29日        版次:7    作者:沈克尼

刊登作者探讨部队抢险救灾文章的杂志。

1981年,我在《宁夏大学学报》发表《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阀?——也谈〈满江红〉非岳飞所作》一文,引证明《嘉靖宁夏新志》,王越贺兰山战捷,来否定《满江红》不是岳飞的词作品。当时学长韩兢之父,时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的韩练成将军,看过后有些生气,说:“否定作者不是岳飞有什么意思?娃娃,写点有用的东西。”我听了之后十分惭愧。

汶川地震的前19年,即1989年8月17日,我这地方青年向总参谋部上书,根据国内外专家的预测,提请部队应重视应对水火、地震等严重自然灾害的准备。1991年,我根据唐山抗震、辽河抢险、兴安岭扑火的经验,闭门造车地撰写了《试谈合成军队抗御突发性严重自然灾害时的司令部工作》一文,对部队驻区平时自然灾害的调研,抢险救灾计划的拟制,以及对当严重自然灾害突发时,司令部机关对水火、地震等不同灾害的指挥要则作了探讨。同时竟敢上书军事机关,针对当时部队司令部工作的“空白”,建议由军事科学院和国防大学组织编写讨论稿,继而征求总参和各军区的意见,补充完善。1992年4月,我这篇文章发表在《甘肃社会科学》杂志上。其中涉及水患灾害的内容有:可能的淹没范围,洪水演进路线及到达时间,水深灾及流速等。将地形高程、城镇分布、河道、堤防、公路、铁路、桥梁等各种阻水建筑物的位置、走向等自然地理信息输入计算机,模拟洪水在泛区的演进及堤坝溃决等情况,编制洪水风险图提供参考。又如,地震损害预测估算,对地震后迅速拟定救灾方案有很大实用意义。

记得汶川地震时,我曾从空中和地面两次负责运送宁夏支援灾区的物资。一次,我们用深航客机拆除座椅向灾区空运救灾物资时,遇到的乘务长白洁。她家也在灾区,与家人联系中断。我想通过四川省民政厅帮助她寻找,她不肯,说那么多人受灾。我们剩余的食品舍不得扔,说灾区的孩子没饭吃。我突然感动,我没见过“天使”,我想传说中的“天使”可能比这位空姐多一双翅膀吧!这段文字和照片,发表在当年的《宁夏日报》一版上。我们运送的救灾物资和药品,第二天被空投到汶川灾区。空运、空投汶川的救灾物资之后,再次奉命率宁夏军地混编的数十辆运送救灾物资的车队由银川出发,日夜兼程向四川开进。

宁夏的救灾物资车队行至四川广元,午饭期间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上来抱住我的腿问:“叔叔,你是解放军吗?我爷爷在北川,你带我去找爷爷好吗?”我一惊,我说:“叔叔是解放军的预备役军官。”我安慰她,我们不能带孩子,但保证一定会把粮食和药品送到你爷爷手里。临走,小姑娘把她手中的布娃娃送给了我。我知道这是一种重重的嘱托!

在汶川完成任务后,在撤离途中我再次感受到解放军的光荣。我们在路边停车向村民讨开水准备泡方便面,而村民们纷纷涌来,抱着我们的方便面盒往墙斜屋裂的家里跑,为我们烧水煮面。等面煮熟,我发现每人的面碗里都有一个热腾腾的荷包蛋。由此,我深切体会到战争年代人民子弟兵为什么能打胜仗!

2008年我有两次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的经验之后,同年我进入国防大学学习,我将16年前发表的文章再次加以修改补充,更名为《对军队抢险救灾组织行动的思考》,发表在2009年4月的《国防大学学报》上。我在国防大学校史馆见到韩练成将军的照片,庄重的立正敬礼,并默默报告:“韩副司令员,沈克尼遵从您的指教写了有用的东西!”我每当看到电视中部队出动抢险救灾,脑海中都会想起自己当年被授军衔时的誓言:“当急难险重来临时,我和我的部队赴汤蹈火,义无反顾!”

沈克尼/文图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