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民间工艺品回归生活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7月29日        版次:7    作者:刘旭卓

宁夏西夏艺术制品厂手工加工车间,正在雕刻中的贺兰砚。本报记者刘旭卓摄

“这样的匠人精神,是很让人感动的”。7月21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潘鲁生来宁夏调研,在贺兰县五奎陶艺工作室,他看到李五奎80岁的母亲依然在忙活后,感慨地说。潘鲁生此行的目的,是指导《中国民间文学大系》《中国民间工艺集成》“两大工程”的编纂工作,并实地调研。

全面专业梳理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是中办、国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的十五个重点工程之一,《中国民间工艺集成》是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也是国家“十三五”重大出版工程项目。

“‘两大工程’宁夏各卷本编纂工作,是宁夏文联、宁夏民协的重要任务,也是宁夏民间文艺界近几年来的主要工作之一。”7月20日,在“两大工程”编纂工作推进会上,宁夏民协副主席、秘书长徐娟梅这样汇报。

2018年4月,《大系·故事·宁夏卷》作为全国示范卷,拉开了宁夏编纂工作的序幕。编纂工作中,宁夏发动了民间文艺界力量广泛介入,成立了由全区精、尖、专人才组成的编纂团队,而且多次向故事专家组长万建中教授、中国民协副主席程建军虚心求教,高质量高水准的《故事·宁夏卷》2018年底如期交稿,得到了专家组的认可。徐娟梅说,目前,《中国民间文学大系·花儿·宁夏卷》的基础资料搜集完备,宁夏大学钟亚军教授正进行最后的修改定稿工作,西北花儿将尽快绽放芬芳。

与此同时,《中国民间工艺集成·宁夏卷》也在同步推进。“但由于此前的基础比较薄弱,这项工作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徐娟梅说,以前从未有人对宁夏的民族民间手工艺做过如此全面的、专业的梳理,也没有专门成册,所以资源比较分散,再加上人们对老物件的管理和收藏意识淡薄,代表性的民间工艺收藏展馆少,所以可入卷的工艺作品不多。

徐娟梅说,虽然困难很大,但此次摸底调查,要将宁夏全境内最具代表性、典型性、特色性、地域性、传世性、传承性的优秀文学作品和工艺美术作品入卷,让更多人了解宁夏的优秀传统文化。

保护宁夏的优秀传统文化

“编纂工作是很不容易的,其中的困难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徐娟梅说,他们面临的,是时间紧、任务重、底子薄、专业人才缺乏等困难,但每个参与工作的人都明白,这“两大工程”对于宁夏,意义重大,对于宁夏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至关重要。“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困难再大,也要高质量完成”。徐娟梅说,以宁夏花儿来说,它不仅是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更已深深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就像歌词中唱的那样,“一曲花儿解千愁”“听到花儿就想家”。

正是基于这样的感情,所以在编纂期间,专家学者跑遍了宁夏,只为搜集到最原始、最接地气、最真实的花儿。2019年7月,永宁、盐池、海原、同心、泾源等地的“花儿”传承人齐聚固原,开展“最美的歌儿献祖国”“花儿”演唱及采编会,他们在田野中席地而坐,围在一起,唱响最欢快的花儿,表达最淳朴的感情,感受着花儿的魅力。徐娟梅说,那次,他们就挖掘收录了几百首接地气、原生态、最具代表性的“花儿”,为卷本编纂提供了最具价值的基础性资料。负责修改定稿的钟亚军教授,对此更是感受深刻。在同心县的一次调研中,她就深受感动。“那次真的很惊奇,很多年听不到的花儿,在同心看到老艺人在演唱,而且还会唱很多曲调,是意外的收获,为花儿编纂充实内容提供了依据”。

正是这样扎实的调研,才有了《中国民间文学大系·花儿·宁夏卷》编纂工作的稳步推进。了解了编纂组的工作后,潘鲁生说,《中国民间文学大系·花儿·宁夏卷》结合本地区实际,立足多民族交融的地域特色,同时注重了不同历史时期采录者、研究者关于宁夏花儿不同版本的收集与研究,打通历史脉络,观照文化流变,是有特色有新意的编纂思路。

传承一种精神

实地调研期间,在贺兰县文创基地的五奎陶艺工作室,潘鲁生看到一位正在瓷器上画花的老人说:“让人感动,这就是匠人精神”。这位老人,是李五奎的母亲,今年80岁。李五奎笑着说:“母亲年纪大了,我不想让她做了,但人家不愿意,实在没办法。”李五奎说,母亲爱了一辈子,也做了一辈子西夏瓷,旁人看来辛苦、劳累的活,在母亲那里,就是乐趣。而他,也从母亲、父亲那里,学到了专注、敬业,以及精益求精。

在镇北堡手工艺综合实验基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回族剪纸代表性传承人伏兆娥介绍了自己多年的创作经历及传承情况,她说:“我不会讲故事,但我会剪故事”。伏兆娥用剪纸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家人,培养出引以为傲的三个女儿。伏兆娥赴国内各地参加文博会、世博会,广泛传播剪纸艺术;她积极参与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多次赴国外交流,在毛里求斯、老挝等国家举办中国剪纸培训班;她辗转国内多所高校,为大学生和外国留学生讲授剪纸课……她一辈子剪了一万多幅肖,通过一幅幅剪纸作品讲述着宁夏故事。

在宁夏西夏艺术制品厂手工加工车间,工人们动作娴熟、认真制砚,他们微笑点头欢迎调研组。姬玉良厂长介绍,这是一群聋哑残障手工艺人,他们虽不能言语,但用精湛的雕刻技艺,让坚硬的石头说出他们心里的话。

几乎每一位手艺人,都说了这样一句话:“希望能将手艺传承下去,希望能带给人们更多的快乐”。潘鲁生说,老手艺的传承,不只是工艺本身的传承,还有对工匠精神的传承,对生活的智慧和美好追求的传承。

谈到民间工艺的现状,潘鲁生说,目前,许多民间手艺面临后继无人、市场萎缩的困境,这种困境下,民间工艺品应该回归生活,从单纯的欣赏品,向生活、家庭回归;同时,更应该重视传统文化中的精气神,发掘民间文化中的朴素之美、单纯之美。宁夏有着突出的地域特色与民族风情,民间工艺更是如此,此次编纂工作,要立足当地当下文化资源,把握民族民间工艺的历史观、生活观和人民观。

本报记者刘旭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