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网约车一个身份新旧业态融合才能共赢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4    作者:刘薇

6月29日上午,首批4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获得在银经营许可。

媒体报道称:经过线上线下两方面能力认定,宁夏出行、妥妥E行、滴滴、万顺4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已具备行政许可条件,后续会加快对其他进入银川的网约车平台公司的许可。“等到网约车平台、车、驾驶员三证齐全后,我市合法合规的网约车将正式与市民见面。”

也就是说,快了,银川合法的网约车,总算快盼到了。

常住人口200多万的一座城市,即将安心享受网约车的便利,意味着离新经济也更近了一步。毕竟,滴滴的无人驾驶网约车刚刚亮相上海。

举例说明:据《第一财经》报道,自2015年7月锦州市政府发布通告,严禁私家车利用打车软件从事非法营运活动,4年当中,锦州没有一家公司获得经营许可证,也没有一辆网约车获得运营证,更无人取得合法网约车司机身份。让人诧异的“锦州没有网约车”现象,一度引发舆论关注。而同处东北的大庆,网约车却能与出租车和谐相处。因为考虑到市民出行需求和网约车供应状况,大庆主动将过去的网约车办证制改为备案制,并通过提高传统出租车起步价和减少出租车总量的办法,平衡出租车与网约车发展关系,最终实现了新旧业态的融合、共赢。

锦州与大庆的案例,分别被称为共享经济的“大庆模式”和“锦州模式”,只不过前者是“疏”,而后者是“堵”,其利弊优劣一目了然。有媒体评论称:从过去几年网约车发展的历程来看,尽管在更高的层面,网约车早就合法化了,可在地方层面却涌现出了大庆和锦州两种截然不同的管理模式。这再次说明:市场监管的开放、保守与否,地域因素并不是最主要的,关键还是事在人为,而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观念问题。

银川市于2017年4月首次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但试行过程中出现与发展实际契合度不够、个别方面可操作性不强等问题,在银运营的数千辆“网约车”都处于未合法注册状态。不久前,根据国家七部委联合印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银川市也相应出台了实施细则,已于6月1日正式施行,进一步放宽了车辆注册标准,取消了平台新能源车辆占比,更符合市场需求,更具可操作性。

事实上,以平台经济为重要代表的新经济发展已是所趋,其一端对应着地方经济发展的转型升级,另一端关系到民众的消费权益和就业保障。

刘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