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阅读开启新年之旅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7    作者:李仙云

新年伊始,窗外冬雨淅沥,回想过去的一年,已往感觉很难“啃”下来的一本本厚如砖块的书,竟被我像蚕食桑叶般一页页读完了。

我一直是“把喜欢的事往有趣里做”,我的阅读方式也是奇葩另类,会在同一时间段开启三本书的阅读之旅,让思维游离在不同的文字与故事之间,咀嚼回味,就如和多位智者交流,思维的源头活水汩汩,一点点沁润心扉。用这种饶有趣味的方式阅读,即使遇晦涩难懂之处,也能轻松跃过,让神思进入妙不可言的“书人合一”的境界。

细数2019年读过的书,极爱唐诗宋词的我,一直觉得“诗词虽短小,但其中却有日月山河”。我在白落梅的《寻寻觅觅,却是旧时相识:李清照传》中,隔着千年的光阴,于墨香中邂逅了这位玲珑聪颖、秀美绰雅又词风婉约的一代词后。她一生喜忧参半,荣辱相随。父亲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官至礼部员外郎,她从小就被书香熏染,才力华赡。她与丈夫赵明诚更是情投意合恩爱有加,他们赌书泼茶,共同研习金石书画。她后半生历经战乱之苦,丈夫先逝又经历情感摧残,到了“萧萧两鬓生华”的暮年,与之相伴的唯有诗酒书卷。在《金石录后序》里,她淡淡写下:“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而她的词,惊艳了宋朝,有的在后世成为千古绝唱。有人说她是“傲骨的梅花,远观端庄典雅,柔弱如花,实则在哀怨缠绵之中有执着坚韧的阳刚之气”。

另一本动我心弦的是贾平凹的《秦腔》。这本“人搅着事,事搅着人”的发生在清风街的“你吵我闹他哭喊”的乡民之间的故事,用作者的话说,“写的是一堆鸡零狗碎的泼烦日子”。贾先生是要以此书为故乡树起一块碑子,因为“清风街里的人人事事,棣花街上都能寻着根根蔓蔓”。或许是因为秦人的缘故,那熟悉的场景亲切的乡俗俚语,也分明从作者的故乡延伸至我的家乡,一次次让我遐思缥缈,神游故里。作者用了荒诞有趣的笔法,以“疯子”引生的视角展开讲述。可恰是“疯子”那不被世俗熏染的清醒与干净,让我们为他对白雪那圣洁、纯粹,甚至带着膜拜的爱情而感动。书中新旧理念的碰撞、传统与现代的对抗,以及农村转型时期农民为生计而弃农从商、漂泊打工,诸多现象纠葛缠绕,因此,此书也被誉为“当代描写中国农村终结性的作品”。

2019年获得矛盾文学奖的作品、陈彦的《主角》,“抡圆了”写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的兴衰际遇,人生的起落沉浮。这位农村放羊娃,被舅舅稀里糊涂带进了秦腔剧团,受尽凌辱与打压。可她吃得了苦,忍得了辱,性格中少了投机钻营与讨巧算计,朴拙得一门心思只知勤练苦钻,最终获得老艺人的青睐亲传,成为一代“秦腔皇后”。笔者的老道之处,便是围绕“主角”的光环,来了一个“混沌的裹挟与牵引”,写出主角背后那不为人知的艰辛悲凉。可正是这个柔弱而雄强、苦难却幸运的女子,让我们感知到秦腔这个特殊剧种所传递的中华文化中那生生不息的进取精神。因此,有人称这部小说是“浩浩乎生命气象的人间大音”。

曾在知乎中看到一句高赞的话:“一个人不可能体验所有的生命,生命有限但阅读无止境,阅读可以让一个人拥有更细腻、更开阔、更深刻的心胸世界,阅读是一个人的繁华。”新年伊始,让我们做一个睿智而内心充满光芒的人,用阅读丰盈心灵滋养精神,在阅读中开启新年之旅。

李仙云(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