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人书里忆流年

来源:银川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7    作者:申功晶

4岁那年,我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全套《西游记》连环画。精美的塑料外包装,色彩鲜艳的封面,包括《猴王出世》《龙宫借宝》等共36册。虽然那时的我还不识字,但是在生动逼真的连环绣像的引导下,也能连蒙带猜地一页页读下去,感受到朦胧的情节和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奥义。

小人书的诱惑于幼时的我远远大于糖果、玩具。我喜欢趴在地板上,把头埋得深深的,如饥似渴地盯着手里的书,不吵不闹看上整天。父母觉得这样带娃真省心,于是陆陆续续给我买了《水浒》《聊斋》《杨家将》《兴唐传》……一页页插图就像一道道顺次打开的风景,一个个故事就是一幕幕纷纷扬扬的大戏,有喜剧、悲剧、正剧……《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是长篇恢宏的历史正剧、波澜壮阔的战争史诗;《水浒传》充斥着浓郁的豪气、快意江湖的侠气;《兴唐传》既有帝王将相之庙堂高远,又有草头英雄之江湖义气。

一幅幅绣像,远山近水层次分明;寥寥数笔,不同人物、形象呼之欲出,有将帅、帝王、侠客、书生、美女、神仙、鬼怪……《空城计》里孔明淡定自若、焚香抚琴;《武松打虎》中,武松左手按住大虫的顶花皮,右拳猛砸大虫门面,紧张刺激的画面跃然纸上;《三言二拍》则一帧一帧,细水长流般将故事娓娓道来;《七侠五义》船上马下,刀光剑影虎虎生风。

年少时,最爱白皙漂亮的少年英雄,一匹马、一杆枪,驰骋沙场,纵横江湖,无拘无束于天地间,何等惬意洒脱。赵子龙单枪匹马救阿斗,直闯拥兵数十万的曹军军营,如入无人之境;小将罗成科场勇夺状元,睥睨群雄,华丽丽地诠释了什么叫“有颜有才就任性”;岳云两柄银锤独闯金营,打得金兵鬼哭狼嚎、哭爹叫娘。读小人书,遍尝人世间悲欢离合,身浸其中,仿佛也成了故事里的主角,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方寸之间,吟唱出了人世间的真善美;巴掌之地,为我幼小的心灵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除却一日三餐,还有一种叫做精神食粮的东西。

小人书看多了,随手也能涂鸦几笔,直到上了大学,接触了一段时间的国画,突然忆起小人书里的绣像,觉得颇具国画遗风。那些看似简洁流畅的白描线条,或凝重或奔放或潇洒或传神地勾勒出一个个令人神往的故事,每一笔都凝聚了大师的心血和智慧,可谓将美学发挥到极致。可惜的是,老宅拆迁,小人书历经颠沛流离,散落得所剩无几。跨入新世纪,小人书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默默退出了历史舞台。

多年后漫步古镇,一个地摊上摆着的几本小人书,瞬间将我拉回到儿时的记忆中。随意掀翻书页,《秦琼卖马》《罗成叫关》《呼延庆打擂》……时光似乎在书页翻飞间回旋、流转。书本虽小,却支撑着一个不小的世界,它们曾经将一个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带进一座座奇妙的精神殿堂,在曾经孤独的岁月里,滋养无数70后、80后,引领他们或走向文学创作的道路,或提高欣赏绘画艺术的品位,在人生之路上,享用着属于那个时代的、丰美的精神食粮。

申功晶(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