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识得汉字一箩筐

——林之的《一字不识》赏析

来源:银川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7    作者:刘敬

『一字不识』

作者:林之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年8月

一个汉字就是一幅画,是远古真实生活场景的再现,虽历经几千年演变,与我们今日的生活依然密切相关,如表示方位的东、南、西、北,如区分季节的春、夏、秋、冬,如家,如畜,如花,如月……这些看似普通的汉字,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古老故事和生活场景?它们最初的本义是什么?又如何演变成今天的样子?作者在书中一一作了生动、有趣的讲解。在作者的讲述中,这些汉字仿佛有了生命般,穿越历史长河,在纸上跃动了起来。

于我这个中学语文教师而言,汉字是美的,是有趣的,偶尔细细品之,更觉笔画有灵性,意义多悠远。然而,若是追本溯源,探究研考,那些有关汉字的理论却又是枯燥的、艰深的,以致晦涩而难懂,即便学者教授如数家珍,我辈却依然可能一头雾水。然而,林之的这本《一字不识》却不同。

遥想故园乡下,虽然民风淳朴、亲邻和谐,但从前的日子,贫瘠又落后,上过学读过书的人总是少之又少。所以,那时候形容一个人没文化,常戏谑为“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甚或更夸张些,笑人家“连扁担长的‘一’字都不认识”。如今,时代早已不同了,但眼前身畔这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方块字,我们是不是就“知根知底”呢?就像笔者,虽因工作之需,爱好写作,常会选购些诸如《打死不写错别字》《写作必备词语规范手册》之类的书,但毕竟掺着些“硬着头皮”的无奈,未能像作者一样,全身心地浸润其间,深刻体味。

《一字不识》的作者林之不仅在文史领域具有深厚的积淀,近年来更是致力于汉字之美的品味与传播,如开设《课字》专栏等,一度颇受好评。说“一字不识”,实是相较于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而言,就像栖居于城市小区里的那些近邻,通常亦难逃“相顾无相识”的尴尬,更遑论熟识与深交呢。相反,此书恰是一本“教人识字”之书,不仅独辟蹊径,匠心别裁,立足自身经历和历史故事,更颇具文艺范儿地为读者生动诠释汉字之大美,赋予汉字以全新的鲜活生命。

全书分作四辑:“春天里的一枝花”“心有灵犀”“窗上的古风”“苔深不能扫”。作家行文典雅有味,语言简劲亲切,从春、夏、秋、冬四季入笔,引领读者识“花”辨“草”、写“马”画“羊”,复又“乐山乐水乐古乐今”,揭“你”之本相,探“我”之古源,不再惑于“南北西东”;继之立“门户”,倚南“窗”,“执箸巡游万乘之国”;最后换“气”“吹禅”,赏“苔”寻“梦”,感受“午门威仪”,闲道“风月无边”……却原来,“万”是蝎子“它”是蛇,走路还分“步”“走”“趋”“奔”;却原来,一个汉字就是一幅画,亦是远古真实生活场景的再现,它们貌似普通的背后,竟还隐藏着趣味盎然的古老故事或民间传说……正像作者所感慨的,“汉字就是几千年前古人所描述的周遭事物,从文字角度看,我们依然生活在古人所描绘的世界里。我们用了几千年的汉字,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它一直在讲故事。”确实,在作者娓娓的讲述中,一个个汉字立时有了生命般,迢迢穿越历史的烟尘,踏过岁月的长河,在书页之上跃动了起来……

有道是“满罐子不响,半罐子咣当”。掩卷回想,我竟曾觉自己“识字无数”,以致倨傲又睥睨——记得初学书法时,甫一捉管乍有进步,我便难捺轻狂,不分场合,横竖都喜写繁体来逞技炫能。有回抄陈毅元帅的《青松》,我故将诗中的几个“松”都写成了“鬆”。结果呢,老师不仅没点赞,反语重心长地给我上了一节“文字课”,说“鬆”虽是“松”的繁体,意义、用法却并不相同,前者意为“松散”“松紧”等,而青松、松树,只能用简化字“松”……想当时自己还愤愤然不服气,此际再一思量,

顿感惭愧。现在才明白,像“松”那样的字,尤其是一些同时可对应很多繁体的单字,本就不胜枚举,其形态内涵,渊源流变,自有科学轨迹,不容小觑。一如作者所言,“汉字不仅仅是工具,它也是一个巨大的矿藏,埋藏着丰厚的中华文化。学习汉字,就像打开一扇门,不光能看到文字的神奇,也能看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刘敬(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