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语文老师

来源:银川日报     2019年09月23日        版次:7    作者:李雅芬

读书时,偏科。喜语文。

初中的语文老师,叫杨鹏英,鼻梁架眼镜,个子高,手指细而长,说标准的普通话,感觉很文艺。

老师不仅课讲得好,还是个作家。他写了一个剧本,叫《心愿》,我记忆尤其深。讲向阳院小朋友在刘爷爷的带领下,为修建毛主席纪念堂,通过义务劳动筹款捐款的事。

剧目开始排练,不知道多少中学生愿意饰演戏里的人物呢。演出的时候,上千人的学校礼堂里,掌声雷动。我虽然因为长得不漂亮,没有担任角色,但因为杨老师对我的特别关照,是有机会看他们排练的。围观过程,我知道了排戏还有AB角,也知道校工扮演的刘爷爷的白头发,是撒了爽身粉才白了的。后来,这个戏得了奖,到全市巡演,名声远扬,让我很是佩服和仰慕老师。

有一次,老师跟我讲伤痕文学和意识流,我频频点头,听得云里雾里,老师说,作文最近有进步,还是要多读书。给我写了“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纸条。钢笔字,遒劲有力、娟秀飘逸。这鼓励,使我终身难忘。如今想来,还很温暖。

是个学生,都写过《一件小事》的作文。我的《一件小事》写爸爸妈妈去北京,我盼望他们从首都给我带一个漂亮新书包。回来,没有给我买,教育我旧书包还很好,应该保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作文里写,妈妈一边教育拉着风箱的我,一边做饭。“我的嘴撅得能拴住一头小牛”,“风箱被我拉得哐嘡哐嘡响”。爸爸给我讲了高玉宝,吃不饱饭受着地主的压迫还写出《我要读书》的作品,这个故事教育我,学习的好坏和背不背新书包没有关系的道理。如今想起来,作文纯朴而稚嫩。但老师为了鼓励我,在作文本上圈了好多红圈圈,给了98分的高分,还把作文放到学校门口的橱窗里展览。这件事情,成为我日后努力写好作文的动力。

工作后,因为能把中国话说得通顺透彻符合逻辑,在企业取消医务室之后,我从一名厂医顺利转岗到办公室和党务岗位,想想,亏得语文老师的教诲,否则吃饭都成问题。同时,因为爱好,我三十年笔耕,坚持业余写作,让生活充满了乐趣。年龄渐长,愈加对老师心存感激。来宁后,我曾经到平凉看望过杨老师,后因为换手机等原因,失去联系。

去年,老师通过同学群联系到我,说仍在写剧本,还到处跑,参加协会的戏剧研究。算一下,老师比我父亲年长几岁,八十应该过了,更加感慨并表示敬重。希望我能以老师为榜样,活到老,学到老,写字到老。

李雅芬(吴忠)